您的位置: 首頁 >大都市圈 > 正文

羅湖桂園大塘龍社區書記周宙:玩轉“大數據” 下好科學、精準、高效抗疫這盤棋

2020-02-20 15:16:12來源:

"我們科學謀劃,綜合統籌,提前部署,力爭目標清晰,工作精準。"

"如果說這是一場戰役,那么就要用好槍彈和糧草,我們都是有計劃、有節奏地發放物資,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在羅湖桂園街道大塘龍社區,黨委書記周宙說起近段時間的抗疫工作,思維敏捷、頭腦清晰,他借助思維導圖、各類大數據的整合,把大塘龍社區抗疫的這盤棋下得科學、精準、高效,至今該社區無一例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

玩轉"大數據"制作思維導圖這里推崇科學抗疫

周宙是清華大學經濟學博士,業余喜歡下棋,他認為抗疫工作,要像下棋一樣,走一步看三步,早在1月21日,他就召集社區黨委開會分析疫情、布置工作,購買了500個口罩。

"當時看到很多居民也開始購買口罩,相關物資逐漸緊缺,我們社區黨委有區委區政府和街道黨工委支持,渠道相對較多,所以沒有與居民搶購,只是購買一部分備用。不過我當時要求所有物管企業,必須有一個不是主任就是保安隊長的‘話事人’春節上班,這個決定是對的。"周宙說。

春節后抗疫的號角吹響,周宙也迅速召回了所有在深的社區工作人員,要求24小時手機暢通,黨委委員則24小時待命、隨叫隨到,所有黨員取消所有休假及周末,采取輪休制度,全情投入抗疫工作。

工作方法上,周宙更是推崇科學、精準、高效。他說自己在學習理論經濟學時學習了很多計量、統計學和動態優化的知識,抗疫工作上,他帶著春節后羅湖區直機關下沉一線干部、同為博士的李乾、王瑋,同時設計了諸多表格,交給10多個物業管理處、4家藥店統計返深人員、購買咳嗽發燒感冒等藥物人員,把多類型表格的統計數據匯總,還有來自公安系統、衛健部門、網格系統、計生系統的數據,以及黨員、群眾提供的數據和異地返深人員自主申報數據等,通過科學整合、分析,形成了近1.8萬社區居民、企事業單位人員臺賬。

他們充分發揮他們在邏輯推理、動態預測和數據分析上的優勢,針對社區人口的特點,科學地把轄區內居住、工作、旅游的人員分類,制作了眾多思維導圖掛在社區工作站白板上,條理清晰、重點突出地指導各個物管小區、企事業單位,有針對性地開展疫情防控和潛在風險人員排查。

數據完整、分類清晰,要管控重點人群就不在話下了。周宙說起,曾經有次凌晨4點,他接到上級電話,要求核查某人情況,15分鐘內他就回復了詳細情況,"我習慣把工作做在前面,這些重點人群我們早都核查完了,詳細情況都在電腦里可以調出來。就這事,領導還表揚了一下我們"。

14個支部的黨員志愿者都在線上宣傳抗疫這里推崇盡量少出門

在大塘龍社區有14個居民黨支部,諸多黨員志愿者,抗疫期間,他們都被周宙發動起來,成為各個微信群里的活躍用戶,積極轉發疫情最新消息,澄清謠言,多轉發防疫感人事跡與大愛精神等正能量消息,把眾多政府部門的抗疫政策、科普知識廣泛傳播。

這是周宙推崇的"少一個人出門,就多一份安全"方式,他提倡黨員志愿者不出門,多線上宣傳,在家里為社區做貢獻。

社區工作人員在外辛苦奔忙,不少居民看在眼里,不少居民、企業負責人提出捐款捐物,周宙婉拒了4位居民捐獻物資的想法,僅接受了怡康婦科醫院、蔡屋圍股份公司等單位捐贈的1500個口罩和一批食品,送往警務室、物業管理處等單位使用。

除了發動居民,大塘龍社區"群防群治"重點也注重企事單位和物業小區,社區工作人員時不時上門督導,提供便民服務的同時,讓企事業負責人、物管人員高度重視,具體工作都積極做起來。同時,來自羅湖區直機關的16位干部和輔助人員,也隨后在周宙安排下,成為各個物管公司、企事業單位的有力支援,群策群力,夯實抗疫根基。

這不,就在2月18日12點多,大塘龍小區的物管主任電話過來,之前打電話說暫時不會回深圳的業主,突然一家人自駕回深,正在小區門口。

物管人員如此負責,周宙領導下的大塘龍社區工作站安排的夜班人員也時刻在崗。他們立刻出動,將這一家人送到指定酒店安置,第二日一早就安排了核酸采樣檢測。

疫情地來深人員處置妥當這里待他們很溫暖

對于疫情發生地來深重點人員,周宙帶領的大塘龍社區一直如此,想盡辦法處置妥當。之前的2月5日晚上,天下著雨,周宙接到了轄區一家原本準備馬上就停業的酒店電話,10位從疫情發生地來深人員輾轉多處,但無酒店愿意接收他們,現今到了這家酒店。

這家人中有兩個老人兩個小孩,神情疲憊,他們自稱年前就抵達了深圳,已經在就其他酒店醫學觀察了14天,因原居住的酒店被征用為集中醫學觀察點,他們只好搬了出來,輾轉找了多家酒店都不愿意接收。

周宙經過與社區"三位一體"的醫護人員研判后,立即跟酒店負責人商量,決定先接收一家老小入住。第二日一早,周宙在內的"三位一體"工作組就上門檢測體溫、登記造冊,將其納入醫學觀察名單。

他們還幫著這一家老小把三輛車上的東西搬到酒店內,給酒店工作人員贈送了防護服、手套等,以方便酒店工作人員給他們送外賣和快遞。

同時,周宙和同事們聯絡其原居住酒店、原先將其納入管理的社康中心了解情況。經過反復溝通,到2月8日,這家人原所在酒店的社區出具了這家人的《解除居家隔離醫學觀察告知書》,并快遞到社區工作站。這家人如釋重負。

2月13日,他們離開深圳,專門發來短信感謝,連連稱,他們感受到深圳的溫暖,同時稱贊周宙,"您的精神和作風讓人敬佩"。

就是這樣,一次次把各類風險消除在無形中,大塘龍社區保持了一直無確診病例、無疑似病例零記錄。

而周宙自己,白天總是忙碌在社區里,巡查、督導,對疫情防控工作查漏補缺,晚上回家則埋頭在電腦面前整理數據和表格。用了多年的電腦筆記本速度緩慢,他又買了一臺臺式機放在家中,而5歲的兒子總是無數次來書房搗亂"求關注",兩歲的女兒則干脆蠻干——一把拔掉電腦插頭。他哭笑不得,送走兩個小寶貝,重新關門再整理。

"這段時期很累那是肯定的,只要社區平安、安全,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周宙如是總結。

相關閱讀

  • 國內
  • 社會
  • 財經
  • 娛樂
  • 文學
  • 粵港澳
  • 大都市
推薦閱讀
最安全理财平台前10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