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社會 > 正文

口罩成為緊俏物資:口罩機賣斷貨 部分廠商停止接單

2020-02-20 15:09:17來源:

多數口罩機廠家的交貨期限在6-8周左右,部分廠商則停止接單。N95型口罩生產設備交貨時間要150天。

口罩成為緊俏物資:口罩機賣斷貨 部分廠商停止接單

口罩成為緊俏物資:口罩機賣斷貨 部分廠商停止接單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現貨口罩機肯定沒了,市面上的二手機也基本上沒貨。”

張曉薇在電話中對界面新聞記者說。張曉薇是溫州市一家口罩機生產企業的銷售人員,在有些企業還未復工的情況下,她所在公司的生產任務安排已十分密集,交貨排期在80天以上。

這家設備制造廠商主要生產成套的軟包裝設備,口罩機也是其極為重要的產品類別。

“全自動的口罩機現在報價30萬元左右,預定80天后交貨。想要60天交貨,價格要抬到40萬左右,現在需求量太大。”張曉薇說。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口罩成為緊俏物資。

界面新聞此前計算,在第二產業、醫療、交通運輸業等行業復工的情況下,每天將有2.38億人需要戴口罩;若是全面復工,按照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數據,國內法人單位和個體經營戶合計就業人口為5.33億人,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計算,每天至少需要5.33億只口罩。

工信部的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口罩最大日產能為2000萬只。此外,醫用口罩生產后,還要經歷7-10天的滅菌解析期才能上市,這也影響了新增口罩產量上市的速度。

口罩缺口很大,連生產它的口罩機也變得緊缺。

“N95型口罩生產線的設備更為熱銷,交貨時間要150天。”張曉薇說。

據她介紹,根據口罩生產速度和種類的不同,口罩機原有售價為20萬-30萬不等,目前稍有漲價。

界面新聞記者咨詢多家口罩機生產商后發現,多數廠家交貨期限在6-8周左右,部分廠商則已停止接單,包括東莞的多家廠商。

2月18日,界面新聞記者致電東莞當地多家口罩機生產企業,它們均表示,由于目前訂單量較大,不再接收新的接單。

東莞力鋮機械設備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此前有一天就接到了400臺的訂單,公司產能有限,只能停止接單。

面對行業熱絡的需求,裝備制造業重地東莞還為此成立了口罩產業聯盟。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2月8日,東莞當地多家口罩設備制造企業成立了東莞口罩裝備產業聯盟,旨在促進企業成員間合作,暢通上下游供應鏈,降低采購成本。

除小企業外,不少大型裝備企業也開始轉產口罩機及相關生產線。

2月19日,港口裝卸設備廠商華東重機(002685.SZ)公告稱,旗下全資子公司廣東潤星科技有限公司,擬正式開展口罩機生產及銷售業務,且已于近日完成經營范圍的工商變更。

以鋰電池制造裝備為主業的贏合科技(300457.SZ),在春節期間緊急開發了生產醫療平面醫用口罩的全自動一體機。2月11日,該公司在深交所互動易上回復投資者提問時稱,目前口罩機需求較大,公司訂單增長較快。

廣東拓斯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拓斯達,300607.SZ)主要從事工業機器人裝備的研發和制造。近期,該公司長沙重工事業部開始生產全自動平面口罩機,單臺口罩機產能可以達到12萬只/天。據《三湘都市報》2月13日報道,該公司2月10日開工,三天內已接到300臺訂單信息,該設備單價為39.8萬元。

2月18日,界面新聞記者咨詢廣東拓斯達長沙重工事業部的工作人員時,對方則表示,口罩機售價為48萬元,交付全款后20天保證發貨。以此計算,價格已上漲了兩成。

“漲價是由于上游零部件漲價,我們的產品售價肯定也會隨之上漲”,該工作人員表示。

張曉薇也向界面新聞記者反映了上游零部件漲價問題。“上游的零部件供應緊張,價格隨之上漲,緊急調貨生產價格還要更高。”她說。

面對激增的口罩需求,諸多公司加入口罩生產大軍,口罩機隨之緊俏。

據天眼查上的工商注冊變更信息顯示,今年年1月1日至2月7日,全國超過3000家企業經營范圍新增了“口罩、防護服、消毒液、測溫儀、醫療器械”等業務。

包括中石化、比亞迪、上海通用五菱、富士康等在內的大型公司,以及相關的紡織制品、衛生用品生產商紅豆、三槍、爹地寶貝等,都開始涉足口罩生產業務。

2月19日,上海通用五菱首臺自主生產的口罩機正式下線,這讓其成為國內第一家既生產口罩,也生產口罩機的廠商。

各地及各公司的口罩生產線緊急投產,隨之帶來的是關鍵原材料的需求上漲。

醫用口罩一般采用多層結構結構,簡稱為SMS結構:兩側為單層紡粘層(S),中間為單層或多層的熔噴層(M),熔噴層的最佳材料就是熔噴布。

為口罩帶來病毒過濾作用的主要材料,是中間的M層——熔噴無紡布。

熔噴布由一種叫做高熔指纖維的聚丙烯材料制成,它是一種超細靜電纖維布,能夠有效利用靜電吸附病毒粉塵、飛沫,這也是口罩能過濾病毒的重要原因。

“我們只能保證口罩加工的工藝,至于口罩的質量,要看客戶自己采購的原材料是否合規。”張曉薇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

保證主要原材料熔噴布的充足采購,成為各口罩生產商急需解決的難題。

盡管中石化等主營原材料供應廠家承諾基礎原材料不漲價,但國內生產熔噴布等關鍵原材料的廠家并不多。

據界面新聞統計,目前生產熔噴無紡布的企業主要有恒天嘉華非織造有限公司(下稱恒天嘉華)、欣龍控股(000955.SZ)、中石化、山東東營俊富無紡布有限公司、量子金舟(天津)非織造布有限公司等。

據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統計,中國非織造布行業的生產工藝以紡粘為主。2018年,紡粘非織造布的產量為297.12萬噸,在非織造布總產量中占比達50%,主要應用于衛生材料等領域;熔噴工藝占比僅為0.9%。

由此推算,2018年,國內熔噴非織造布的產量為5.35萬噸/年。這些熔噴布不僅用于口罩,還用于環境保護材料、服裝材料、電池隔膜材料、擦拭材料等。

據界面新聞此前報道,近期熔噴布的價格已上漲三倍有余。

“目前熔噴布的價格可能更高,且市面上已經基本沒有貨了,本來生產這類產品的企業就不多,”山東臨沂一家紡織品生產企業的銷售人員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我們只能供應紡粘布和水刺布,這兩種材料都無法用在口罩內層。”

“想要熔噴布原料,找當地政府協調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上述紡織品企業的銷售人員建議道。

2月15日,陜西省漢中市經濟合作局在漢中市人民政府官網上,發布了一條關于征集SMS無紡布和熔噴布采購線索的公告。

漢中市經濟合作局表示,由于口罩市場需求量很大,承擔口罩生產任務的當地企業,庫存SMS無紡布和熔噴布遠不能滿足生產需要,因此向社會征求相關物料的采購線索和渠道。

政府出面征集采購線索,側面印證了目前原材料采購的困難程度。這種情況在多地出現。

浙江義烏一家無紡布和熔噴布生產企業的銷售人員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目前公司的熔噴布生產與銷售已由政府協調對接,不對外部其他廠商接單。

隨著口罩企業相繼復工以及新上馬的生產線投產,國內的口罩產量出現大幅提升。

2月19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運行局二級巡視員唐社民表示,截至2月17號,全國口罩產能利用率達109%。

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安全健康防護用品委員會會長雷利民在接受中新社采訪時透露,2月底,預計每天能生產各類口罩1.8億只。

國資委副主任洪斌也表示,目前多家央企跨界轉產口罩等醫療物資,包括中石化、國機集團、兵器工業等在內的多家央企,口罩產能已達到了每天130萬只。

2月19日,北京華聯生活超市在7家門店開始試點銷售口罩,一大早不少市民排隊去買,結果發現普通一次性口罩一盒50個,卻售價500元,且不能拆開購買。北京華聯一位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口罩進價一個9.7元,賣10元一個,每個掙0.3元。

相關閱讀

  • 國內
  • 社會
  • 財經
  • 娛樂
  • 文學
  • 粵港澳
  • 大都市
推薦閱讀
最安全理财平台前10位